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ri小說網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四 聽董昭奉帝遷都 恕張飛失嫂陷城 一

實話三國 二四 聽董昭奉帝遷都 恕張飛失嫂陷城 一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9 06:40:33

卻說漢獻帝劉協曆儘千辛萬苦,回到洛陽,目睹城郭崩倒,百事未備,暫住城西故中常侍趙忠宅邸。

護送糧草前來的張揚令人修繕廢舊宮室。

張楊,字稚叔,幷州雲中(今山西原平縣西南)人,最初因為武勇被幷州刺史丁原聘為武猛從事。

東漢末年宦官專權,他奉刺史丁原之命帶兵往見上軍校尉宦官蹇碩。

後來蹇碩死,張揚奉大將軍何進之命回幷州募兵,得到一千餘人,此後一直留在上黨一帶與倖存的、分散的農民起義軍作戰。

董卓作亂,收買了呂布誅殺了丁原,張揚帶兵攻打上黨太守於壺關(今山西長治壺關)不克,卻攻陷了周邊幾縣,擁有部眾軍卒數千人。

袁紹興兵討伐董卓,來到河內,張楊又和袁紹以及匈奴單於於夫羅一起屯兵於漳水。

匈奴單於欲發動叛亂,張揚和袁紹不從,匈奴單於劫走了張楊,但旋即被袁紹部將麴義擊敗,

張揚到了黎陽,擺脫了單於的控製,重新聚集人馬。

那時張揚隻是丁原手下的一個假司馬,不為董卓所知。當董卓得知張揚被袁紹追擊,又能擺脫匈奴單於的控製,足見其驍勇善戰,便任其為建義將軍、河內太守。

張揚從一個不被人知的假司馬,忽被朝廷一下子提拔為將軍、太守,倒也感謝朝廷恩典。

當張揚聞知漢獻帝因為李傕、郭汜叛亂而流落到河東,便帶兵送糧至安邑,被拜為安國將軍,封晉陽侯。

當時張楊想隨眾將獻帝迎接到洛陽,然而諸將不從,因此張楊回到野王(今河南沁陽)。

楊奉、董承、韓暹挾天子回到洛陽,因為糧草缺乏,張揚押送糧草至洛陽。令人修繕廢舊宮室。

張揚認為自己在獻帝饑寒危困時奉獻糧食,修繕宮室,保駕有功,遂以“楊”命名這座宮殿,名曰“楊安殿”。

建安元年(一九六年)八月,漢獻帝住進楊安殿,拜張揚為大司馬、假節鉞,欲留朝中。

張楊想起在安邑提出隨獻帝入洛陽,諸將不從,知道對己有猜忌之心,便對朝臣說:“天子應該是和天下人一起的,現在天子有各位公卿大臣輔佐,我乃外臣,當在外圍保護朝廷,怎麼可以留在京都呢?”於是又回至野王。

獻帝入住楊安殿後,人報李傕、郭汜將至,大驚。

楊奉、韓暹主張決一死戰,董承認為,城郭不堅,兵微將寡,如若戰敗,不堪收拾,主張奉駕東行山東,避難待援。

獻帝從其言,即日起駕向山東進發,百官無馬,皆步行隨駕。

剛出洛陽不久,忽聞金鼓喧天,但見塵土飛揚,如千軍萬馬迎頭而至。

獻帝、伏後戰慄無語,百官護衛驚恐萬狀。

正疑懼間,前日派遣山東宣詔使臣引夏侯惇車前跪拜。

使臣覆命說:“曹將軍聞知帝駕東歸,即派夏侯惇為先鋒,前來勤王救駕。聞知帝至洛陽,儘起山東兵馬,奉詔分三路隨後將至。”

夏侯惇跪拜車駕前:“曹將軍聞知天子東歸,特命屬下前來救駕,恭祝聖安。”

獻帝稍安,命夏侯惇站起。

少頃,許褚、典韋來至駕前,以軍禮麵君。

獻帝傳諭慰問方畢,曹洪、李典、樂進到來見駕。

曹洪跪拜說:“臣兄孟德聞知賊軍迫近,恐先鋒夏侯將軍孤軍難為,特命我等背道急馳前來協助,臣兄親率大軍隨後即到。”

獻帝心安:“曹將軍真是社稷大臣啊!”

正說著,探馬來報:“李傕、郭汜領兵長驅殺來。”

夏侯惇、曹洪分為兩翼,騎兵在前,步兵隨後,儘力攻擊,斬首萬餘,大敗賊兵。

夏侯惇請百官護駕返回洛陽,自率軍屯於城外。

次日,曹操引大隊人馬到來,夏侯惇等接住,敘說昨日戰況。

曹操將大營安紮城外,隻帶隨從入城,至楊安殿見駕:“臣向蒙國恩,時刻思報。今李傕、郭汜禍亂朝廷,惡貫滿盈。臣擁有精兵二十餘萬,承蒙天子鴻福,以順討逆賊,以正伐邪惡,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請陛下以社稷為重,善保龍體。”

獻帝宣諭慰勞,晉封曹操領司隸校尉、假節鉞、錄尚書事。

曹操謝恩後出城回營。

且說李傕、郭汜知道曹操自山東剛來,遠途勞頓,立足未穩,商議速戰。

賈詡勸阻:“不可。曹操兵精將勇,軍強勢盛,不如趁早投降,請恕本身之罪,求免滅族之禍。”

李傕大怒:“吾待汝不薄,卻懷二心,滅我銳氣。”拔劍欲斬賈詡,眾人勸止。

賈詡早知二人難能成事,多次勸阻不聽,見大勢已去,當夜獨騎返回鄉裡。

李傕、郭汜不聽勸阻,引兵攻打曹營,結果大敗而逃,傷亡極殘,降者不計其數,隻有寥寥部從隨其西逃,自知罪惡累累,天下難容,無處安身,隻好逃往山中。

正行間,忽見幾百人從山上呼叫著衝來,為首之人卻是兩名少年。

李傕看不是官軍模樣,急忙催馬上前:“吾等因反叛朝廷被官軍追殺,路徑此地。看二人也是綠林英雄,不如合兵一處,攻打漢室,奪取劉家天下,同享榮華富貴。”

其中一少年躍馬挺槍向前,槍指李傕說:“漢室名存實亡,劉家天下岌岌可危,天下百姓無不恨之。汝等反叛朝廷,卻被追殺得無處安身,竟然口出狂言,欲借百姓之力,抗衡朝廷,奪回失去的天堂,反過來再去禍害百姓,實在可惡。”說著,挺槍縱馬便刺。

另一少年急忙攔住:“傑弟且慢。”

說著轉問李傕:“既是漢室叛軍,敢問將軍是何人?為何人所敗?獻帝現在哪裡?”

李傕見問,便將獻帝逃至洛陽,被曹操救護,自己與郭汜追殺至洛陽,被曹操戰敗經過說了一遍。

二人不聽便罷,聽了更加惱怒。

原來這二人正是黃巾首領白波部下李樂、胡才之子李繼和胡傑。

當年漢獻帝東歸,被李傕、郭汜追殺至河東,詔命李樂、胡才、韓暹等前往救駕。

胡才被李傕亂軍所殺,戰死沙場,韓暹隨楊奉而去,李樂自留河東,不久病死。

胡才之子胡傑欲找李傕,報殺父之仇,找到李樂之子李繼。

二人商議,召集李樂、胡才舊部,重聚山中,尋機為胡才報仇。

胡傑聞知眼前之人正是殺父仇人李傕,分外眼紅,意欲手刃仇人,為父報仇。

李繼知道李傕、郭汜乃西涼勇將,動起手來未必能贏,徒傷部眾性命,目視胡傑切勿輕舉妄動,轉對李傕、郭汜說:“既然二位將軍反叛朝廷,也算同道中人。隻是山寨條件簡陋,不知二位將軍能屈尊否?”

李傕彆無去處,便隨李樂、胡傑來至山上。

李繼一邊設宴為二人接風,一邊叫胡傑連夜下山,暗囑以李樂被詔封征北將軍的名義,調遣仆射裴秀率關西諸將到山中捉拿李傕、郭汜。

席間,郭汜問胡傑為何下山?

李繼說:“二位將軍今要入夥落草,然山中糧草無多,才叫胡傑到附近縣府籌借些糧草,以應急需。”

李傕驚問:“各郡縣守令乃朝廷任命,皆視反賊為敵。冰炭豈能一爐,怎肯借糧助敵?”

李繼說:“如今郡守縣令見漢室惶惶不可終日,便不再上繳賦稅。皇上已自身難保,哪能顧得地方?所以地方官吏又想保住各自官位,穩定一方平安,也就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啦!”

郭汜說:“怨不得各地反賊此起彼伏,卻有這般好處。”

李繼說:“百姓造反,隻是被逼,隻求過上太平日子。隻要不想稱王奪權,誰也懶得去管。隻是有些叛賊逆黨,時時想篡權奪位,危及皇室安危,豈能相容?”

李傕、郭汜聽了,不再多說,席散安歇。

將至天亮,裴秀率兵到來,李繼裡應外合,將李傕擒獲。

郭汜見事不妙,與部將伍習殺出包圍,逃往郿縣。

胡傑親手斬殺了李傕,將首級交給裴秀。

裴秀邀李繼、胡傑一塊進京領賞受封。

李繼說:“大仇得報,彆無他求。隻求今後不論誰做皇上,隻要善待百姓,使其安居樂業,乃是天下之福。”

裴秀見李繼、胡傑執意不往,自將李傕首級送往京都。

獻帝厚賞加封裴秀,詔命將李傕首級高懸,誅滅其三族。

伍習隨郭汜逃至郿縣,見大勢已去,殺死了郭汜,奪占了郭汜妻妾及家財。

話說曹操追殺李傕、郭汜,大獲全勝,仍然回營,屯兵洛陽城外。

楊奉、韓暹見曹操平定了李傕、郭汜叛亂,成就了大功,必掌朝政,難以容身,就上奏獻帝,以追殺李傕、郭汜為由,引領本部軍馬出城,奔大梁(今河南開封)而去。

獻帝見楊奉、韓暹離京而去,知其不返,而身邊征戰將軍無幾,隨從忠臣謀士老弱,心中不無擔憂。

有臣上奏:“速宣曹操入朝議政。”

獻帝說:“曹孟德平亂有功,朕已晉封,卻一直駐紮城外,不知何意?”

忽見一臣出班上奏:“曹將軍平亂護駕,立下蓋世功勞,部將都以軍禮麵君,忠心可表;二十餘萬雄兵強將恐騷擾京城,駐紮城外,仁義可見。望陛下詔諭,臣願前往宣詔,順便打探虛實。”

獻帝視之,原來是四十來歲的議郎董昭,即下詔,命其前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