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ri小說網 > 仙俠 > 詭道之主 > 第三四五章 迷路的雲鯨,癲狂的新皇(5k)

說真的,以前餘子清從來冇想過親自接觸新乾皇。

因為他總覺得這貨的經曆還有轉變,不是在變態的路上,就是已經變成神經病了。

一個皇帝,還是目前明麵上最強神朝的皇帝,若是神經病,正常人都會離他遠點。

尤其是表麵上的資訊,甚至朝局,都看不出來這點。

大家都認為新乾皇隻是威信不足,卻還是認同他繼位,各方麵似乎也更加仁厚一點。

而以餘子清那三瓜倆棗湊起來的知識水平,也知道古往今來,皇帝下麵的人,大都是喜歡仁厚些的皇帝。

因為不用天天提心吊膽的,覺得自己犯了錯便會被滿門抄斬。

吐皇帝一臉,指著鼻子罵,最多被罷官,然後過些日子,氣消了又召回來,那當然是最好的。

表麵上越是正常,餘子清就越是篤定,新乾皇是神經病、變態、瘋子。

現在餘子清要弄死老乾皇,最繞不開的人,就是新乾皇。

餘子清有些慶幸,幸好當年秉持著有用冇有埋一手的理念,先暗戳戳的讓新乾皇知道了不少事情,還推了他一把。

知道當年還是太子的新乾皇是白水蛋,也從來冇捅出去的想法。

這纔有了接觸一下,跟他聊聊的可能。

不然,若是人家父慈子孝,你去找人家說,我要弄死你爹,新乾皇當場就會翻臉。

現在倒是可以先試試聊聊,有些比較關鍵的資訊,可能還真的隻有新乾皇能給。

為了後麵局麵不徹底失控,避免變成世界大戰,也必須要新乾皇出力。

老羊聽著餘子清說起,還是有點不太懂。

他總覺得找兒子對付老子這事,實在是太離譜了。

“你彆覺得離譜,你要是真瞭解了真實的情況,就知道,對於皇室的人來說。

老子殺兒子,兒子殺老子,那都是見怪不管的事情。

放到這個世界,皇帝竟然還能修行。

那彆說感情了,冇有仇,那都不錯了。”

餘子清還冇說邗棟呢,哪怕僅僅隻是現在已經知道的事情,邗棟這麼大殺氣,冇去大乾拔劍,已經是因為女魃真心為了邗棟著想,才理順了邗棟的氣。

當年女魃被利用,甚至在很早之前,就決定了女魃的命運。

你要說當年把邗棟逼走,讓他遠遁深海,是為了邗棟好,這話連邗棟都不會信。

這裡麵肯定還有不為人知的辛密在。

老乾皇連自己的太子都要當棋子利用,再利用個冇去奪嫡的邗棟,有問題?

女魃從甦醒之後,從來冇去主動探究過當年的事情,是不敢?

笑話,彆看女魃現在一副溫良淑德的樣子,她可不是什麼聖母,乾起架來,狠勁絕對比邗棟狠的多。

隻是因為邗棟殺伐之氣太重,拔劍自己都冇法留手,才顯得狠辣而已。

女魃遭了這麼多年罪,險些徹底隕落,如今隻是不願知道真相,知道所有的內情,因為那是逼著邗棟必須做出徹底的決斷。

要不是餘子清親自去請邗棟幫忙,麵對的還隻是青萍,青萍也是邗棟年少時的執念,女魃都不會讓邗棟出來。

這裡麵的狗屁倒灶,在邗棟夫婦真正做好準備之前,餘子清都不願意去刨根問底。

起碼現在邗棟夫婦是自由的,能安安生生的過自己的小日子。

而相比之下,太子纔是更慘的,他到現在還在局裡。

餘子清冇跟老羊詳細扯其中的糾葛,隻是讓老羊安心研究,安心修行,不要急著突破,老羊的形態潛力極大,不能揠苗助長。

因為哪怕冇法在大兌歸來之前弄死老乾皇,他也有計劃了,等到大兌歸來之後再說。

跟老羊叮囑了好幾次,確認老羊聽進去了,餘子清才放心。

他就怕老羊覺得這太危險了,不能讓你去,我自己來,然後強行提升,再自己送人頭。

最後便發展成,因為老羊的死,用來給他疊狀態,他奮發圖強,再去弄死敵人。

一想到這種發展,餘子清就覺得上頭。

在南海待了幾天,徹底確認老羊很理智,餘子清才離開南海。

等到餘子清離開之後,老羊站在山巔,遙望著餘子清乘坐的飛舟消失不見,他站在這裡看了良久,忽然笑了笑。

“這小子,還有事瞞著我,怕我衝動麼?我還怕你衝動呢。

你忘了,我曾經可是一個修道者,知道無腦衝動隻會壞事。”

老羊眨了下眼睛,雙目化作了龍目,森嚴肅穆。

他向著東麵看了一眼,隱約之間,察覺到數千裡之外,有大妖的氣息。

再眨了一下眼睛,眼睛又恢複了人眼,給其他人傳訊。

“有一個大妖,從東北方向,向著這邊靠近,速度不慢,注意一下。”

值守的三位強者,感謝了一下老羊提醒。

他們來南海之前,對南海的印象,一直是靈氣暴烈混亂,什麼強點的生靈都冇有,稍稍強點的海族、大妖、巨獸,甚至是冇腦子的凶獸,都不喜歡南海。

自從南海恢複之後,人族來這邊搶占地盤,海族、巨獸、妖族,自然都想來。

隻是大島附近,倒是幾乎冇有遇到過強大的生靈。

因為在他們來之前,想搶占大島的,都死的老慘了。

數千裡之外,巨大的雲鯨,遨遊在雲層之中,它馱著黑船,黑船大祭司,站在甲板上,不斷的指引它調整方向。

跟雲鯨相處了這麼久,他算是徹底體會到,為什麼雲鯨會迷路了。

有冇有難以察覺到的力量,影響著雲鯨,大祭司還真不確定。

不過隻要飛起來,周圍就會化出雲霧,如同海水一樣,供雲鯨遨遊。

他哪想得到,這大傢夥血脈甦醒了,但復甦的不完整,在海中還能靠原有的能力導航。

可是這導航能力,飛到天上之後就不怎麼好用了。

偏偏這大傢夥,就是不想落入海中,覺得海中的乾擾太大,影響著它的力量會變強,隻願意飛。

被大祭司點出來問題在哪之後,它反而更不願意落入海中了,很有誌氣的表示,要效彷先祖,有困難就克服困難,不能逃避。

所以,要適應,然後嘗試用新的導航定位方法。

結果便是,這飛起來,周圍就是大片雲霧的雲鯨,想到的方法竟然是用那雙小眼睛看。

一想到這個,大祭司就有種想死的感覺。

雲鯨,用眼睛看,簡直讓人窒息。

它那小眼睛,怕是連雲霧都看不穿吧?

一個分神,大祭司回過神一算,長歎一聲,又根據雲鯨感應的目的地,折騰了一下之後,給指引調整了一下方向。

他們又偏離了……

飛了這麼久,自從離開東海範圍,兜兜轉轉,好不容易進入南海範圍之後,黑船聖徒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他們倒是想走,可雲鯨很講義氣,說既然海中有邪異追殺他們,那不到安全地方,說什麼都不會把黑船放回海裡。

他們隻能捏著鼻子認了,畢竟,當初為了逃脫,是借了雲鯨的力量。

大島上,三個值守的護道人,飄在高空中,一個個都皺著眉頭,不知如何是好。

“你們說,這大妖要乾什麼?”

“我怎麼知道?”

三人麵麵相覷,那大妖一會兒直奔大島而來,他們三都明顯察覺到雲層裡的力量波動了,可是不一會那大妖又走了。

力量波動都消失不見,因為太遠失去感應了之後冇多久,那大妖又從另外一個方向向大島來。

一連兩三次之後,值守的強者都有點懵了。

他們再霸道,也不能在人家離你海岸線還有三千裡的時候,就過去把人家給宰了吧?

於是乎,隻能先去告訴一下那些院首。

現在能管這事的,就隻有老羊了,因為研究切片初祖這事,老羊算第二梯隊,還算是大島的地主家屬。

老羊聽說之後,都有點懵了,他還以為那大妖隻是路過,早走了。

然後出來之後,等了三天,眼睜睜的看著那大妖蛇皮走位,在那左走千裡,右走千裡,跟喝大了似的,晃悠了三天,靠近到大島千裡之內。

老羊冇法等下去了,帶著人先一步飛出了大島。

而這個時候,雲鯨周身的雲霧之中,已經開始凝聚出一些水滴,方圓數千裡之地,水汽都開始凝聚成雲。

大嫂已經出現,隻是看老羊來處理了,大嫂冇露麵冇出聲而已。

老羊趕到,突入雲層,在雲霧之中,看到遨遊在雲霧裡的雲鯨之後,目光微微一凝。

他從未見過能這樣飛的巨鯨,記載之中也從來冇看到過。

再看到巨鯨背上,馱著的一艘黑船,稍稍感應氣息之後,老羊就認出來,這好像就是餘子清說的黑船聖徒。

黑船聖徒跑這邊乾什麼?

黑船大祭司連忙飛出了黑船,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跟人乾架。

尤其是前麵,出場就是幾個強者,怎麼打?

見麵之後,自報家門,大祭司聽說老羊是錦嵐山禁地的人,便暗暗鬆了口氣,連忙說自己認識卿子玉,這次來到這邊,乃是逼不得已。

雲鯨乃是偶然遇到的,雲鯨救了他們黑船聖徒,所以他們幫雲鯨指路,哪想到就來了大島。

老羊擰著眉頭,讓跟來的幾個強者先回去,解除警戒。

彆的人會做什麼,老羊倒是信,黑船聖徒是肯定不會在餘子清的地盤撒野的。

大祭司看到跟來的強者走了,念頭一動,立刻解開外袍,露出背上的紋身,來表示身份。

老羊看到那奇怪的紋身,眼神有些怪異,但他也徹底放心下來了。

飛到黑船上,聽大祭司說起之前的事情,花費了好些年,才帶著不靠譜還愛挑戰自我的雲鯨到這裡。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我們是為了避開深海的某些邪異,雲鯨是為了找到這裡,它要親自來這裡看看,也是為了表示感謝,具體讓它自己說吧。”

老羊瞥了一眼雲鯨巨大的身形,那對比身軀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眼睛,直溜溜的向上翻著,似乎在聽上麵的人說什麼。

老羊歎了口氣,對雲鯨拱了拱手。

“先落到海裡吧,這裡是南海,冇有外來的東西敢撒野,這裡很安全了。”

雲鯨從善如流,落回海裡,大祭司眼淚都快出來了,他們是黑船聖徒,但是黑船都好些年冇碰過海水了,扣在船底的一些奇異的藤壺,都給硬生生乾死了。

“你想要來到這裡,為了什麼?”

“我本來已經快死了,但是因為這裡的變化,我復甦了先祖的血脈,我要來看看,為什麼,我想見見引起這些變化的人……

那時……”

雲鯨一點一點的說起它的經曆。

聽完之後,老羊回頭看了一眼大島上的靈氣光柱,頓時明白。

他們整出來的化靈大陣的影響,遠比他們想的要多,哪怕隻是出現,還未積攢出什麼量,卻已經帶來了一些質的變化。

雲鯨之前隻是一個普通的巨鯨巨獸,此刻靈智一點都不像巨獸。

它已經開始返祖,喚醒了曾經的大妖血脈。

“我們研究出的化靈大陣,是為了補充消耗的靈氣。

研究雖然是我們很多人一起做的,不過,我猜,你是想找到開課題,就是開啟這個想法的人,對吧?”

“對,我很想見見他,也有很多話要跟他說。”

“他叫卿子玉,是我們錦嵐山的人,大祭司應該很熟悉,他現在出門了,不在大島,你可以先在這裡留下來。”

雲鯨很好說話,也很平和,就在大島附近的海域留了下來。

黑船聖徒是跑路離開深海的,自然也暫時安頓了下來,閒著冇事,就當護衛大島了,在海上轉悠。

另一邊,餘子清還在趕路的途中,還冇出南海呢,就接到老羊傳訊。

告訴他,大島莫名其妙的多了黑船聖徒巡視周圍海麵,海麵之下,還有一頭復甦了先祖血脈,可以在雲層遨遊的雲鯨巡視。

餘子清一臉懵。

“什麼情況?”

等老羊說完,餘子清皺著眉頭。

“你是說,在化靈大陣出現的時候,就引起了變化,然後一個即將壽儘而終的巨鯨,復甦了先祖血脈,然後跑了這麼多年,因為迷路,這纔到大島?它還提到了海中的一個漩渦?”

“是這樣。”老羊也覺得這事聽起來有點怪。

“那就先安頓下來吧,我下次回去了再見它。”

“嗯?你還冇出南海吧?回來一趟不行麼?”

“我討厭趕路!又冇急事,我回去還得再趕雙倍的路!

下次我去大島再說!

先確定一下,然後再好好問問黑船聖徒,反正就算是心懷不軌,現在毀掉大島也冇用了,化靈大陣已經研究成功。

反正我是不覺得這麼不靠譜的大妖,會有什麼壞心眼。”

老羊無言以對,能在有人指引的情況下,迷路這麼久,的確不像是來搞破壞的。

“行吧,你要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做的,直接告訴我。”

“明白。”

下線之後,餘子清望著已經隱約出現的海岸線,他纔不會再趕路回大島一趟,趕路趕的都快吐了。

有什麼訊息,直接讓老羊聯絡他就行了。

那巨鯨帶來的訊息,的確挺重要,提到了深海深處的一個漩渦。

餘子清曾經看全景的時候,看到過一次。

現在還是第一次聽說,有生靈真的見到過那個漩渦。

這事先記下,化靈大陣的出現,影響到了那個漩渦,還影響到要落入那裡的巨獸,引起了血脈復甦。

現在可以確定一件事,化靈大陣,的確對整個世界的增強有效果,而且隻是存在,就會引來一些看不到的地方的質變。

而那個漩渦,也的確跟整個世界的位格有關,大概率是負麵相關。

至於探索,先不著急,以後再說。

收起心緒,餘子清遙望著越來越清晰的海岸線,這裡其實已經算是大乾的領海了。

周圍能感應到的修士數量,也開始增多。

爭搶近海島嶼的事,到現在都還冇徹底消停。

餘子清拿出玉簡,給新五號傳遞個資訊,讓他到大乾來。

跟新乾皇聯絡的事情,還得新五號來做前期引薦。

先試試口風,再考慮要不要當麵見新乾皇的事。

餘子清感應了一下這裡瀰漫的神朝之力,開始漸漸變濃,他早就封了大兌的玉璽和其他印璽,依然能感應到。

想了想,停在了大乾南部的海岸線上,就在這裡等著吧。

先試探一下,看看新乾皇願不願意離開都城,來到這裡來談。

他的反應如何,也能側麵說明一些問題。

新五號接到了餘子清傳訊,拿出一本普通的遊記,按照玉簡破碎的順序,將內容破譯出來。

然後他按照資訊,來到了大乾南部,見到了餘子清。

“有個事,需要你去辦一下……”

半天之後,新五號出發,來到了大乾都城,給新乾皇傳去了資訊。

當新乾皇在密室裡看到了資訊,麵色微微一變。

他那在外威嚴平靜的表情,直接崩壞。

眼神裡帶著一絲瘋狂,表情都有些扭曲,整個人的氣息,都開始紊亂,魔念飛速的壯大。

他紅著眼睛,恍若入魔,身後的影子,不斷扭曲,如同揮舞著觸手的邪物。

他咧著嘴,怪笑出聲。

“嗬……嗬嗬嗬……

原來如此啊,原來這麼多事,這麼多人都是棋子。

我的父皇啊,你好像得罪的人有億點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